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 > 正文

《新闻周刊》20140412本周特写:谢谢上海

来源:未知 编辑:dd 时间:2020-06-30

做县委书记就要做焦裕禄式的县委书记,始终做到心中有党、心中有民、心中有责、心中有戒。

白岩松:中学、大学的课堂里,手机抢走老师的风头早已经不是秘密,甚至成为司空见惯的一种课堂乱象。然而,本周看到的这张照片给了人们一个好启示,为了不影响上课,洛阳理工学院的学生在上课前,自觉将手机放在讲台前的手机收纳袋。袋子的布料上,密密麻麻有几十个小口袋,每个小口袋上都有学生的学号,是手机与主人对位专门的家,这样也方便了同学。这照片一出现,点赞声不断,其中有网友说,早该执行了;当然也有网友说,有意思吗?人在心不在。但是有问题不怕,总要想办法,值得尝试,课堂该有自己的规矩。好,接下来看看本周还有其它哪些特写。

查娅斯莫尔:有许多事都被埋藏在我的记忆中,我不想去谈及,因为时机还不到。当我翻找资料的时候,我看到了“阿妈”的照片。

解说:这是一张拍摄于70年前的照片,历经战乱和岁月的洗礼,已经不那么完整。2014年清明节前,居住在美国芝加哥的犹太老人查娅斯莫尔,带着这张照片重返中国。她忘不了照片上的中国女子,她的“上海阿妈”。

查娅斯莫尔:我妈妈在战争中受了刺激,但是我爸爸对我妈妈很好,他请了两个人照顾她,阿妈是第一个。

解说:1941年,查娅和她的父母以及弟弟妹妹一家五口,为了逃避纳粹的屠杀,从波兰来到上海。当时,上海是世界上唯一接纳犹太难民的地方。查娅一家就居住在虹口区的犹太难民营里。

查娅斯莫尔:阿妈是总负责,当时我们家很忙的,她好像没有孩子,于是就把我们当成了她的孩子。每次我们在外面地上玩完回来,身上总是很脏,她会换下我们的脏衣服,拿好我们要穿的衣服,你看到我们穿得有多好了吗?我们没有玩具,有一次她给我们做了些娃娃,她用木棍和其它一些材料做了些娃娃,我们三个孩子就都有娃娃玩了。

解说:1941年的上海,已经沦陷于日本侵略者之手,除了物资匮乏,当街杀人等暴行都经常发生。有一次查娅生了病,需要离开难民营去治病,父亲带着她去日本人那里申请通行证。

查娅斯莫尔:我知道我必须保持安静,我必须十分安静地站在那。他(日本军官)让我父亲站起来,把他的头按在桌子上。那个军官穿着制服,身体右侧挂着一把军刀。他把刀拔了出来,举起来,我把眼睛闭上,听见“咔嚓”一声。我在心里说,他把爸爸的头砍下来了!实际上他是把我父亲的胡子砍下来了。我父亲有很长的胡须。直到到今天,我都很怕刀。如果我看到一把刀或是其它锋利的东西,就会很害怕。任何刀都怕。那个恐怖记忆是如此刻骨铭心。

解说:艰难的战时岁月,在阿妈的细心照料下,查娅和弟弟妹妹们活了下来。因为母亲精神状况不好,阿妈也成了孩子们最大的抚慰者。

查娅斯莫尔:她知道我们所有的习俗,她知道星期五晚上我们要点蜡烛,知道我们在安息日有些禁忌,她会坐在一边轻轻地哼歌。就在角落里非常轻地哼歌。她总是默默地守护着我们,并不是以一个佣人的身份。更像是一个奶奶、阿姨、姐妹。

解说:当时在犹太难民区,居住着许多穷苦的上海市民,他们像阿妈一样,用中国人惯有的善良与包容,接纳并帮助着这些逃难而来的异族人。

查娅斯莫尔:我们过着同样的生活,我们都很穷,采暖不足,电力和其它所有设施都不足,但是我们都在一起,活了下来。我们在世界上任何别的地方都做不到这一点,只有在上海。

解说:二战中,600万犹太人在欧洲被屠杀,查娅的父亲有兄弟姐妹11人,只有逃到上海的她父亲幸存,她的母亲有兄弟姐妹9人,也只有母亲一人逃过了大屠杀。二战结束后,1946年,查娅一家离开上海去美国,因为没法帮阿妈弄到签证,只好伤心地分别,从此失去联络。今年,查娅已经80岁了,她和弟弟以及十几位来自美国、以色列、澳大利亚、阿根廷等国的亲友回到上海,只想说一声“谢谢”。

查娅的弟弟查姆沃金:第二次世界大战中,犹太人敲遍了所有国家的大门,但是没有人让他们进去,没有人在乎他们。六百万犹太人在大屠杀中惨遭毒手。有一个国家接受了他们,关心他们,帮助他们活下来,这就是中国。上海在犹太人的历史中有着十分重要的地位。因为当时最主要的犹太学者都在上海,战争结束后他们幸存下来,去了以色列、美国、英国等国家,并且继续了(他们的事业),正是因为上海和她那么好的人民,我们才得以传承自己千年的文化遗产。

查娅斯莫尔(介绍自己的“福寿”项链坠):这个是在上海制造的,我不管去哪都戴着,人们会问我这象征什么,当然这象征长寿和幸福,但我还要说说它背后的故事,于是我就开始讲犹太人在上海的故事。我们的朋友和邻居,那些中国人,和那个生命的奇迹。关于这个奇迹,我怎么说怎么强调都不为过,在这个奇迹中,一个民族让另外一个民族的人活了下来。

白岩松:为了说一句“谢谢,上海”,20位犹太人组成的感恩代表团到达上海,这行程让人感慨,这也是人们面对历史该有的态度。然而,这20位犹太人也像一面镜子,照出另一些人的不堪。明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,那些加害过其它国家的国家,难道不应该有一种“我错了”、“对不起”、“我绝对不会再这样做”的心态来面对历史吗?也许,这对他们是高要求,但是从人类的角度来看,是起码、最低的该做的事情。好,下周的事咱们下周再聊。《新闻周刊》,祝您周末愉快。

栏目分类

上海青年网 http://www.shqingnian.cn 联系QQ:575696152 邮箱:575696152@qq.com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shqingnian.cn. 上海青年网 版权所有

Top